夏新波导传统大佬的败落2019iyiou

2019-05-14 19:32:12 来源: 大同信息港

智能是何时进入洗牌阶段的?相信没人能给出精确的答案。不过可以参考的是,自从2014年国产品牌的数量开始减少之后,这一趋势便日益凸显。

近日,雷锋撰文《一个国产之死》,讲述了在消失浪潮中,原点的缘起缘灭。但同命不同因,原点既不是个例,也无法完整地体现这一现实。因此,雷锋整理了更多近几年来已经退出,或正在退出舞台的厂商。仅供参考,或者缅怀。

夏新波导:传统大佬的败落

夏新

今年年初,一张印有AMOI标识的夏新内部“放假通知书”在上流传,其中明确表明“公司生产经营发生严重困难,已全面停产”。同时夏新的官方微博更新时间停留在了2015年11月23日,而其官除了近的地址变更通告,的相关信息早已在2014年停止更新,基本处于停用状态。

1997年夏新电子股份有限公司成立,并于同年6月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随后2002年夏新曾实现8亿元单款盈利,05年其公司品牌估值高达70.62亿,同年,夏新邀请红极一时的“超级女声”李宇春代言,极大地促进了其销量。

然而辉煌并没有持续很久,2007年其亏损达到8亿,甚至连续亏损三年并被象屿股份借壳上市。尽管同年又成立了夏新科技有限公司,之后与奇虎360合作推出了机,也推动电商渠道,但似乎并没有扭转其亏损的局面,终导致“放假”。

究其败落原因,一位微博身份认证为“中国联盟秘书长”的@老杳(真名王艳军)曾向媒体透露主要是因为无法盈利,难以持续经营。

波导

由盛走衰的老牌国产品牌不只有夏新一家。“波导,中的战斗机”这句广告词让人们记住了波导。1999年台时波导上市,一年后销售量达70万台名,成为国产,同年在上海交易上市,融资6.4亿元。从2000年到2005年,波导连续六年获得国产品牌。

除了国内,当年的波导还进军海外,并且在2005年出口611万台,总量超过所有其他国产品牌出口量的综合,占国产品牌出口总量的60%以上。“品牌、价格、渠道”三方面因素为波导带来了美好的黄金时代,然而随着迪信通、国美、苏宁等渠道商介入,一些国际品牌的加入极大地加剧了国内市场的竞争,同时价格更低的“黑”也让波导的地位一落千丈,直到2007年,波导的市场份额已不足1%,亏损达5.93亿元。

如今波导依靠海外市场贴牌代工,对外放贷等业务维持,也转向智能,然而往日的辉煌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作为国内的老牌厂商,除了夏新和波导,还有像以“山寨”的天语至今也是不少人曾经的回忆,甚至是消费者们入手的部。不得不说,他们见证了曾经传统业务的时代,然而像国美这样的渠道商,线上电商及互联的冲击下,既没有积极革新技术,也未能及时找到转型之路,单凭价格也无法形成持续优势,自然会被市场所淘汰。

大可乐:资本断链成了互联的坟墓

2016年3月,大可乐创始人丁秀洪发布《关于暂停大可乐业务的公告》,对于关闭原因,公告中表明“由于残酷的行业竞争和资本洗牌等原因”。公告还提到“随着更多互联巨头的加入,行业的竞争已经转移到资本竞赛,不期而遇的资本寒冬,导致原本谈好的投资协议,终难以兑现”。

大可乐的成名还要从其在2014年12月份的京东众筹说起,当时大可乐在25分钟内完成了1650万的众筹记录,同时“一次众筹终身免费换新”也是其吸引消费者的一大亮点。

现如今,行业竞争愈发激烈,单靠互联营销和低阶早已无法保证其持续性发展,而资本的介入似乎让他们像是背了颗随时会爆炸的定时炸弹。

IUNI:背靠“大树”也不好乘凉

相比起大可乐,由金立投资的IUNI或许不必担心资本问题,不过近日该公司宣布大裁员,裁员比例超过60%的消息让这个不太被人熟悉的国产品牌受到关注。该消息一经爆出就有媒体猜测又一家国产即将倒闭,但随后IUNI创始人童合心出面辟谣,表示不会倒闭。

成立于2013年IUNI是金立旗下的子品牌,主要面向年轻人群体,但2014年由时任小艾CEO的霜梅接任后则转向女性市场,而时隔不久在2015年年中霜梅离职,此后便由前金山词霸COO、IUNI创始人之一童合心接任至今。

据悉,裁员后的IUNI仅剩几十人,未来IUNI将放弃国内市场,业务中心转向海外。其业务方向的转变,尽管没有落得倒闭的下场,但却输掉了国内市场。

明星定制机:噱头大于一切

近两年一些明星定制机成了国产品牌的一大卖点。从崔健的“蓝色骨头”,到韩庚的“庚Phone”,再到芙蓉姐姐的“女神”,水木年华的“100+水木年华”,每款背后都承载着粉丝们的力量。曾经在亚马逊上是首发的“庚Phone”,限量5000台,受到粉丝们的抢购,现在在京东和亚马逊上却找不到这款的信息。不过在京东上看到了“蓝色骨头”,京东页面上显示这是崔健定制款,但只有6个人做出评论,评论也截止到2015年10月。

然而,明星定制机并没有停止出现,像OPPO,ZUK等厂商纷纷与当下人气火爆的明星合作推出定制机,明星效应也成了他们在残酷的市场中的一种新打法,而我们更担心的是以粉丝衍生的销量不知道会不会让整个市场环境更加恶劣。

2006年泉州房产种子轮企业
2007年济南大健康C+轮企业
金融科技出海印尼滑铁卢恶性催收遭反感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