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孝

2019-07-13 00:50:52 来源: 大同信息港

父亲、母亲,这两个对无数人来说是多麽神圣的词。每当看到或听到这两个词时候他们的脑海里总能浮现铭刻进灵魂的画面,泪水和血液带着情绪在流淌。然而这两个词对我来说却是两道伤口,每当快愈合时总会被人揭开。当然我也知道这是人之常情,但我的回答却有愧于他们关爱,让他们同情我的悲惨与无助。

现在,在某种意义上说是我无助迷茫的日子。和我们相依为命的奶奶被那个“神圣”的父亲打断了腿,在家族矛盾的影响下划清了界限,以致于每次回家对我来说是一种特殊的折磨。本来就贫穷的家这次真的经不住父亲的“无理取闹”,弟弟辍学,我在外当学徒,老板给的生活费在我的精打细算下显得微不足道。很多打算在没有钱的境况下是苍白无力的。而父亲又一次消失了,不知道下一次回来我的生活又将如何。

其实他在我小的时候留下的印象还是不错的。常年在外几乎不回家,对于他的一切我们只能通过在他身边的亲戚了解,无外乎吃喝嫖赌,将一年的收入挥霍得连饭都没吃,也不给奶奶我们的生活费。后来和他住过一段时间,他的行为也证实亲戚们所言非虚。就这样他成了我和弟弟悲惨生活的推进者。

母亲,那是个在我记忆中只剩模糊身形的女性。她的一切我不知道,只知道我小时候不叫她妈,而是用很侮辱的词唤她。她经常被父亲打,父亲下手总是不知轻重,我能看到她苦苦求饶。不知什么时候,她彻底离开了我的生活,离开了我的家,而这就是我悲惨生活的进行时。后来听说她跟别人跑了,连自己娘家都没有回过。有几次我是有机会去见她的,劝她回来,重整这个名存实亡的家,但我没有这么做。我认为她既然有了新的开始,就不必回头。更何况她回来了,我们又该如何相处。

就这样,父亲、母亲被我潜意识的加入了黑名单,我不希望他们粗鲁闯进我刚刚平稳经不起任何波澜的生活,我怕他们的出现会再次毁了我现有的一切。我承认我自私!同时我也希望他们既然开始了新的生活,那就继续下去吧,不要再肆意地破坏大家的生活,哪怕是短暂平凡的生活。

至此,请原谅我的自私!也许我是不孝的,我不否认,因为事实确实如此吧!

2015.11.27

前列腺炎的诊断方式都有什么
黑龙江的治疗男科专科研究院
云南的专治癫痫病研究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