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后院通向武侠世界百三十一章奔逃

2020-01-22 09:16:11 来源: 大同信息港

我家后院通向武侠世界 百三十一章 奔逃

数千楚军齐声应喏,巨大的音浪从远处传来,交织成一道看不见的音幕,转瞬没入夜幕中,掀起了阵阵回音。?

“霸王万岁!”

“霸王万岁!”

音浪还在震荡。蓦地,一道电光画破了天空,照得远近各人睁目如盲,又再一声惊雷,把城内所有声音全遮盖过去。

一阵阵震耳欲聋的马蹄的声音自不远处的条条大街小巷中跑过,隐约可看到几个楚军的战马在远处飞快的驶过,转瞬没入雨电交击的茫茫暗黑处。

时不时在某个街角,传来了一阵凄厉的惨叫声,北府军的防线已经收缩到巷道中,战斗的声浪一浪接一浪的传过来,给整个城市带来了阴霾和混乱的气息。

流血、杀戮、死亡……在短短的时间里已成了这座城市的主旋律,鲜血在大雨的冲刷下,仍是将这城池的街道都给染红了,汇成了湍急的激流,流入了运河里。

这个时候,整座城市已经混乱得不可收拾了,随处可见有许许多多不同的队伍都在这个时候,往各个不同的方向,试图逃离这座已经陷落的城市。

随处可见一些民众四处奔逃,比较有秩序的大多数是一些富商豪绅,以及一些世家门阀,携带的也都是大量的财富,如银票文契,金银财物。在运河的码头上一箱一箱的堆积着,蔚为壮观。

这些人不敢再继续待在城里,落入楚军乱匪的手中。早在一个月前,就已经从浙地传来了消息,项羽军队每下一城,但凡地主、豪绅、官员家庭,几乎都被屠杀得干干净净。哪怕有活口,亦是遭受了难以言喻的羞辱。对于这点,有一句战报可以概括的很明白:项羽令人持长刀夹城门,悉驱城内官员裸身而出,死者二千余人。继而烧城旁诸府署,六门之内荡尽。

而即便是贫寒之人亦是异常惊恐,他们也听到了项羽适才的口号:城破之后,可无军纪劫掠一日。在这个年代,这无疑于就是下了屠城的命令,在这等情况下若落了单,谁能保证自己不会像猪羊一样的被那些乱军杀掉。

这时候,周宁和寇仲正在这逃亡人群的中间飞快的向前穿行,周围几乎都是一些富商大户,他看了一眼,并没有谢阀的身影。

他在之前的一连串战斗中受了几处轻伤,但都已经包扎好,并无大碍,此时除了仿若置身于梦魇的不真实感,就只有全身上下的几处伤口,在大雨的冲刷下,隐隐传来一丝一缕的疼痛感。

在远处,他们也听到了项羽冷硬如钢铁的声音。

“楚军上下将士听令。城破之后,可无军纪劫掠一日,如有击杀周宁将其头颅献上者,赏黄金千两,官升三级!如有生擒者,另有赏赐。”

寇仲听得大感骇然,把目光投向了周宁。

“大哥,那项鸟人恐怕是铁了心要取你性命,他奶奶的娘,真是好笑!就在几个月前我和小陵还在被言宽言老大这没半点本事的鸟人欺负,现在对上的居然是孙恩和项鸟人这样的大高手,现在我们应该怎么办?”

周宁仰起脸,任由倾盆的大雨倾泻在脸上,吁出一口气道:“今日形势不饶人,只能遵循周子兵法的着,溜之大吉!咱们先回南门下街,找到小陵和小裕他们,想个法子突围,倘若今次我们能躲过项羽的追杀,终有一天会轮到我们去追杀项羽。”

寇仲哈哈一笑道:“对待成败生死,我终及不上大哥那么洒脱,看来我注定是个俗人了,哈!”

雷电交加的暴雨中,周宁和寇仲衣衫都已湿透,相视一笑,说不出的豪迈。

闪电裂破了苍穹,照得天地一片煞白,就在这个时候,两人蓦地站定,面上现出了惊容。

漫天风雨的长街前方,现出两道身影,其中一人眇了一目,面容俊朗,面上现出怨毒的神情,正是西楚剑客项庄,另一人高大威猛,满脸虬髯,周宁在之前从未见过,但可凭身形和气度,可察觉此人的功力,并不逊色于项庄。

追兵终于来了。

…………

混乱的民众在远处一拥而散,只留下一条在夜雨下,变得寂静的长街。

项庄身旁的虬髯青年哈哈一笑,说道:“项庄你就是输在这人手里?你也没你说的那么厉害嘛。”

项庄冷哼一声,不置可否的望向周宁,伸手探向了腰间的剑柄。

那虬髯青年讨了个没趣,微微一晒,并不在意,抽出长枪指向了周宁:“楚人龙且请二位赐教。”

周宁亦是拔出刀来,指向了面前的二人:“不必说客套话了,要打就打。”

一阵破风声和急促的马蹄声从远处的街巷中隐约传来。

周宁和寇仲互相交换了个眼色,均知来的是西楚方面的高手。

只是龙且和项庄这两人已教他们难以应付,若陷进西楚高手的重围内,决计会死在此处。

“想办法逃!”周宁在寇仲耳边低声说道。寇仲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

注意已定,周宁长刀出鞘,朝着龙且冲了过去。

寇仲亦是有样学样,手中长刀化作厉芒,破开了风雨,朝着项庄劈了过去。

周宁这刀使得是钟离昧的《雷霆刀法》,蕴含着剧烈的螺旋劲,密集的雨幕仿佛被这一刀斩断了似的,声势惊人之极。

寇仲比周宁要慢上些许,在项庄望向他的时候,亦是全力劈出了一刀,朝这天下闻名的剑客斩了过去。

龙且尚是次遇上螺旋劲,微微一怔,旋即恍然,叫道:“好招!”一个旋身,窥准了周宁刀法中的空隙,腾身而起,长枪如同灵蛇出洞,沿着极其诡异的弧线刺了出来。

“轰隆!“

一道闪电,就在不远处击了下来,雷声轰隆隆的响了起来,整条寂静的长街,刹那间明如白昼。

只是微一晃神间,对手的长枪已经刺破了周宁的刀幕,达抵他身前。

周宁面色变得严肃起来,此人的功力尚要在钟离昧之上,招式更是精妙,刚才那一枪犹如羚羊挂角,迫得他不得不回刀自守。

在静夜中传来了“叮”的一声清响。

龙且和周宁刀枪交击,显示出双方旗鼓相当的功力。龙且显是低估了螺旋劲的威能,以他的功力,亦是被轰的狼狈跌退。

在另一边,项庄和寇仲亦是在半空中交手了数招,寇仲则是面色苍白的堕往地面,喷出了一口鲜血。

项庄还要追击,周宁面色一凛,猛提一口真气,在巷壁上借力弹出,直朝寇仲和项庄两人交战处掠去。

手中长刀猛的劈落,取的是项庄的肩部。

“大哥来的好!”

寇仲背脊触地,长生诀已经功行全身,元气又悄然回复过来。左手轻按地面,借力弹了起来,手中长刀拦腰朝项庄扫去,说不出的气势如虹。

项庄料不到周宁竟然忽然弃了龙且,和寇仲联手围攻自己,长剑正递招到一半,硬生生的收了回来,提气升起,跃过了寇仲的拦腰横扫,紫色罡气旋飞,猛然格向周宁的长刀。

与此同时,龙且亦是猛扑过来,手中长枪探出,夹带着劲气刺向了周宁的背心。

在这一瞬间,四人勾心斗角,奇招迭出,说不出的惊心动魄。

周宁和寇仲对视一眼,笑道:“龙兄中计了!”

倏地收回了刀势,由下劈变成横扫,同时身体蓦地一旋,向左边扫去,目标却是龙且。

寇仲亦是心领神会,借着轻按地面反弹的劲儿,夹着风雨朝龙且身上劈去。

龙且料不到他们的对手竟会是自己,面上露出无比惊骇的神色,暴喝一声,腾跃闪躲。

就在此时,项庄扑过来的身影蓦地停滞下来,面色一喜:“霸王!”

远处马蹄声轰鸣,显出对方的追兵,已迫至百丈之内,正在全朝这边赶过来。

项羽?

以周宁沉稳的心性,亦是忍不住心中一震,但是手中长刀仍未停下,朝下边疾砍。

“周宁!!!!”

远处传来了项羽的暴喝声,与此同时,电光乍起,雷霆轰鸣而落,一道迅疾无比的电光夹带着闪耀的雷光蓦地飞至。

周宁微微斜眼,见项羽坐于乌骓马上,身体还保持着投掷的姿势,一柄长矛,在百余丈开外被项羽单手投了过来,的表面夹带着噼里啪啦的电火花,来势十分惊人。

劲气交击。

龙且勉力格挡住周宁的刀势,喷出一口鲜血,拋飞远处。

周宁亦是接不住项羽飞掷过来的长矛,堕往地面,喷出了一口鲜血。

就在这时候,几名楚军的高手已经快马赶至,给寇仲反手一刀,硬生生劈退。

周宁心知这已经是生死关头,只要再多待一会,待到项羽追至,就休想活着离开。但他仍不明白,项羽为何会这么看重他,非要置他于死地。

不再多想,趁着龙且被劈退,项庄还在数丈开外的当儿,一手把寇仲扯了起来,斜飞而起,跃上一旁小巷的围墙上。待到项庄再扑过来的时候,两人早不知所踪。

龙且被一刀劈飞,极其狼狈的落在长街另一边处,吐出一口鲜血。

这时候,乌骓马马蹄纷飞,项羽已赶至此处,凝神探查,再度感应到了周宁的踪迹,面上露出了沉重的杀机。8

长春治疗银屑病去哪家医院
广汉市妇幼保健院
南宁哪家白癜风医院好
阳哪家医院可以治愈癫痫病
邯郸治疗小儿癫痫病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