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养猪散户多容易扰乱生猪市场

2019-05-15 01:50:42 来源: 大同信息港

国内养猪散户多 容易扰乱生猪市场

占地25亩的沁鑫良种猪养殖场,也是“集团+农户”的合作模式,由农户肖泽西出资建厂房、购置设备。真正的管理者,由合作集团派驻的涂建国,他是西南大学动物医学专业在读研究生。  在涂建国看来,养殖风险主要有两类:行情风险、疾病风险,而两者经常有着关联。“像年的蓝耳病,就导致生猪存活率将低,市场出现供不应求,猪肉价格随之走高。很多农户看见养猪赚钱,纷纷补栏,大量不正规的散户也随之加入养猪行业。这些新加入的散户,又使全国范围内的生猪规模增大,相反出现供大于求,猪肉价格走低。”  通过这个案例,涂建国想说明的是,门槛本应很高的养殖业,就因为这些不正规散户的加入而被客观降低——有相当一部分散户随便修栋房子围个猪圈,就开始养殖。但设施上不完善、管理上不规范、人员缺乏知识,搅乱了这个本应很严谨的行业。“前段时间的黄浦江死猪事件,多半就是不懂养殖的散户,乱扔死猪的行为。”  疾病风险比行情风险更可怕  专注于技术生产与管理的涂建国,经常上浏览时事。他了解过近期猪肉价格持续走低的原因:  据了解到,春节后市场对猪肉需求量下降;第二,现在出栏的生猪,在购入时正值仔猪价格高位,节后猪价持续走低,养猪户担心赔钱而恐慌性出售;第三,不少养猪户存栏惜售,把本应出栏的生猪继续饲养以图卖得更好的价钱,结果硬撑到实在撑不下去了才卖,势必导致价格进一步走低;第四,玉米、豆粕价格上涨带动饲料价格上涨,进一步压缩生猪养殖利润;第五,当前正值春夏交接,疫情不稳,也导致一些养猪户急于售猪。  “还是拿黄浦江死猪事件来说,其根源,正是上面所讲的第五点。”涂建国说,真正影响规模养殖的,还不是行情风险,而是疾病风险,“所以,上自集团、下到每一个养殖场,我们都有一套严格的防控体系。”  他说,沁鑫养殖场实行全封闭管理,一般情况下谢绝外人参观。如确有需要,必须经过四个环节:经过紫外线照射消毒—洗澡—将全身衣物更换为猪场自备工作服—在生活区隔离48小时。此外,养殖场员工休假期间外出,还不能吃外面的猪、牛、羊等四条腿的畜牧肉。  散户或退市,行业重新洗牌  据涂建国介绍,沁鑫养殖场拥有600头母猪,14头公猪,主要功能是生产仔猪,再将仔猪转移给其它与正大集团合作的配套场养殖,到100公斤左右上市。“所以,我们不生产生猪和肥猪,猪肉价格对我们的直接影响并不算大。”  “玉米、豆粕价格的上涨,带动饲料价格上涨,由此形成散户成本提高的实际状况,而这种风险集团已经帮我承担了。”肖泽西坦言,集团提供饲料、猪苗、人员,这样既避免了中间环节,更有利于食品安全,又能替农户承担成本增加、利润摊薄甚至亏损的风险。  对于未来行情的判断,涂建国称,现在的猪肉价格处于一种不理性的状态,这会使得一部分散户选择退市。“所以,我们从事正规养殖、规模养殖的,实际上是更有信心了。因为一可以实现生产良心食品、安全食品的理想,二是对整个养殖行业也是一次重新洗牌。”资讯录入:lengleng

桃树苗
上海推拿培训
正规拍卖机构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