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盾 第二百八十二章 压倒性优势

2020-02-15 20:37:30 来源: 大同信息港

月盾 第二百八十二章 压倒性优势

吹在脸上的风不是凉快的,而是温热的,就像是阿维内心躁动不安的温度一样。阿维和菲莉斯蒂站在了捷科的不远处,捷科正在和另外三个监督会学员代表谈论着城外两边阵营的军力。布莱德利王子显然是弱势的一方,而安索则有压倒性优势,哪怕马尔特城内的军队也站出来支援布莱德利,这还是一场兵力悬殊的战役。

“不过布莱德利王子没有丝毫退让的意思,”捷科大声说到,有几个负责站岗的城防军也靠了过来,他们知道红隼学院的学员极有可能会在未来成为他们的长官,“正直、坚毅、沉着,这就是我对布莱德利王子的印象,没想到面对兵力的巨大劣势,他还那么沉得住气!”

“向日葵”则说:“德拉曼公国的罗伯托侯爵不可小觑,他可是出了名的狂暴贵族,也是战场上的狂战士。”

“那又怎么样呢?”捷科耸了耸肩,“他个人的武艺再高,也不可能打败十五万大军啊。”阿维顺着捷科的手指,看向了北面那连绵十数千米的军营。军营中的火光点亮了黑白河上游的高要地势,居高临下地攻向对方军营的话,攻击一方的优势会变得更大,大王子的骑兵也将会失去作用。

一个身穿城防军军官服饰的高个男人靠近了过来,捷科和“向日葵”看了对方一眼便露出了会心的微笑。

“‘首都监督会’的代表嘛…我是维尔切,”阿维已经记不清幽灵骑士团的维尔切,不过他的包头发型却特别让人印象深刻,“今晚将会由我指挥这边城墙的防务工作。”

“那太好了,所以…我们马尔特会支援任何一方吗?”

“不会,这是总统领古罗诺斯的命令。”

菲莉斯蒂拉了拉阿维,“你仰慕的王子正处于极度劣势当中,不过你这次不可以掺和进去,上万人的战役可不是我能够保护得了你的。”

阿维在得知两军对垒时便明白到这不是自己能够改变或者影响的,此时的他只希望奇迹发生,希望布莱德利王子的镇定是有原因,是有所准备的表现。

“安索军营的动静好像变小了,可能今晚都不会攻击布莱德利的军营…快看!那边好像有一小支部队!”“向日葵”的呼喊声让阿维和菲莉斯蒂都注意到一支借着夜色掩护的千人部队绕开了正面平地,沿着黑白河向布莱德利的军营方向靠近。

在布莱德利的阵营里,一万佣兵的军营在方,白羽城伯爵罗伯托的军营在西面,而那支千人部队靠近的目标正是布莱德利自己的军营。阿维他们屏息静气地看着那支部队靠近,不过那只部队并没有急速进军,其他地方也没有和这支部队一起行动的部队,看上去不像是突袭的部队。

站在城墙上一目了然的众人开始讨论接下来可能发生的事情,阿维则想到了或许自己能做的事情——在城墙上能够鸟瞰整个战场,要是能够把战场的信息在时间内传递到布莱德利王子的手中,那就会对战局产生巨大的影响。可就在阿维打算向城防军官维尔切索取信鸦时,维尔切却严词拒绝了阿维,理由是马尔特不会参与安索和布莱德利之间的对决。

在布莱德利军营外的侦察骑兵已经发现了正在靠近的部队,上百骑兵立即从军营冲出,开始包围那支上千人的部队。那支部队却停下了脚步,直到有人站出来和那些骑兵交涉后,那支部队才被那些骑兵慢慢引导到布莱德利军营。

城墙上的军事学院学员得出了一个统一的结论——那支部队是来向布莱德利王子投诚的。

“向弱势的一方投诚?该不会是诈降吧?”一个学员说到。

“拥有压倒性军力的安索不需要使用诈降的计策,要是我是总指挥的话,直接派出骑兵从左右两侧冲锋,步兵正面攻击,就可以碾压大王子的混合军队了!”另一个学员按住城垛,就像是一个统领千军万马的将军一样意气风发。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一匹快马突然从布莱德利军营中奔出,往马尔特城的方向奔来。阿维等人注视着那匹一直奔到城门处才停下的快马,守在城门处的卫兵在经过短暂询问后便把他放入了马尔特。

“该不会是来求援的吧?”

“不会,就算是,也来不及了,你们看安索的军营。”

安索在黑白河上游的大军开始从军营中往外移动,那黑压压一片的步兵军团就像是巨大甲虫蠕动时的甲片一样,轻微地此起彼伏。在挂满火把的“照明战车”的指挥下,约莫五、六万的步兵方阵开始向布莱德利军营的方向移动。不算整齐的踏步让黑白河的河水震动了起来,就连阿维也感觉到一股无形的力量覆盖住自己的脸庞,让自己心跳加速,不敢大口地呼吸。

一声让整个夜晚重新苏醒的号角声从安索的军营中传出,上万的骑兵大队立即在军营西面方向出现。那些冲锋速度极快的骑兵在黑夜的掩护下,绕开了正面主战场,打算占据战场西面的空地,从那边往布莱德利军营的方向突击,两面同时夹击只有四万人左右的大王子军团。

布莱德利的军营背靠丘陵,东面是黑白河和马尔特的城墙,北面是安索的步兵方阵,现在连西面也被那些骑兵快速占领了。被包围的局面瞬间完成,恐怕的指挥官看到这样的情景时,也会感觉到一股无力感。

“现在才派出迎击的军队,会不会有点迟了…”捷科看向了在西面的罗伯托伯爵军营,那一万左右的德拉曼公国军正和从佣兵军营方向出现的佣兵一起往西面移动,他们看上去是要抵抗已经部署在千米之外的骑兵大队。

“虽然说骑兵的数量可能不如佣兵加上德拉曼公国军的数量,不过那两股力量可是布莱德利手上的大半筹码,剩下的十多万步兵军团要怎么办?难道布莱德利打算以自己的部下对抗十万大军?”

“我不知道,我猜那两支军队也应付不了那些精锐骑兵,”捷科看向了阿维,“菲莉斯蒂,你的朋友擅长骑术,他怎么看?”

“没看法。”菲莉斯蒂代替阿维回应到。

阿维全神贯注地看着战场的变化。那黑压压的步兵方阵在“照明战车”的带领下来到了双方军营的中间,也是极有可能成为正面战场的地方。那些步兵在距离布莱德利军营不远的地方停下了脚步,而几匹战马则从步兵方阵中走出,估计是指挥大军的将领。

布莱德利军营这一边也开始有士兵走出军营,在军营外集结成阵。只不过比起差不多有十万人的安索军团来说,这一点兵力可能会在极短时间内被全数消灭,双方的战力实在太悬殊了。

两边阵营的宣战兵进行了简短的接触和交涉后便各自回到自己的阵中,安索军团的号角声也再次响起,看来这场战役是无可避免的了。

此时的安索正骑着披甲战马,在十多位部将的护卫下出现在了步兵方阵的前面。他刚才听到了布莱德利的回绝,这时只需要他一声令下,他身后的大军和在西面部署好的骑兵大队就会同时夹击布莱德利的军团。

“吉列尔莫还是没有任何动静吗?”

“安索殿下,吉列尔莫可能真如殿下所预料的那样,对殿下你怀有异心!”泰富戴着厚实的头盔,这样就没有人能看到他的秃顶了,“不过他真的太愚蠢了!竟然在这个时候选择了弱者!”

“选择了强者就值得骄傲吗?”德席昂头戴鹿角覆面重盔,身穿赤红色银线纹板甲,一柄头部有数支尖刃的长形兵器被他拖在地上,“如果自己不是强者的话,这一点意义都没有!”

泰富没有理会德席昂的话,他继续对安索说道:“安索殿下,那个家伙应该不敢出现在战场上,不过臣属希望在击败布莱德利后,能够把那个家伙交到臣属的手里!”

“这是当然的,那是你的仇人,应该由你亲自处置。”安索没有穿戴任何甲胄,他并不需要亲自上战场。

波利子爵则提醒道:“安索殿下,时间差不多了。布莱德利也已经布好了阵,看样子他并不会主动攻击我们,应该是选择了依靠自己的军营。这样的做法非常愚蠢,因为一旦被我们的士兵冲进军营中,他们就会乱成一团,无处可逃。”

安索眯起了眼睛,“生擒布莱德利和温莉思,这两个人不能死。”

“遵命!”

就在安索准备骑马回到后方时,从布莱德利军营的方向出现了十多个人。那十多个模糊的身影相距甚远,他们横看过去就像是一条没有连在一起的线,正在以步行的方式走向战场的中心。

“那些人打算做什么?”安索扬起了马鞭,指着其中一个人影问到。波利等部下都不清楚眼前的情况,没有人能够回答安索的问题。

站在城墙上的阿维和菲莉斯蒂也能在月光底下看到那十多个人

,没有人知道这些人是谁,也没有人知道他们打算做什么。

“他们的身上有臭味,很浓烈的臭味,和那个人身上的臭味一模一样…”本尼科特的声音突然从阿维的脑海里传来。

本文标签: